都市發展是人類影響環境的主因之一。隨著世代的演進,人類在工程上不斷的突破,以因應不斷更新的需求,相對的,總碳足跡的攀升長年以倍數在成長。然而,全球暖化、環境變遷等議題也不再只是未來式,而是現今你我周遭正在發生的進行式。因此,若是希望工程能夠降低對環境的影響,好的都市規劃不妨是最有效率的方法。

人口快速的成長,將會造成許許多多的問題,如城市過度擁擠、汙染上升、生活品質下降以及熱島效應的加劇等。而為了面對這項問題,都市規劃也不斷的在需求上有所改變。現今有很多「會呼吸」的綠色建築物,植栽或是建築物上方規劃綠地空間,以減少混凝土吸熱的影響。

垂直森林 Bosco Verticale

義大利米蘭的新建住宅(2014年完工)是由著名意大利建築師、城市規劃師 Stefano Boeri 的作品,稱之為「垂直森林 Bosco Verticale」。全案由兩棟分別為110m及78m的住宅塔樓組成,種植約750棵樹木、5,000株灌木及11,000株花類植物。其實在當時,垂直綠化大樓在當時並不是個全新的建築概念,但確實在Stefano之前是完全沒有真實先例,因為其所需面臨的問題困難重重,複雜的結構載重分配、高樓層對建物及植物的風場分析等,從設計到施工再到營運維護,始終無法讓其他的設計師真正落實,直到「Bosco Verticale」。不再只是透過綠化城市公園,綠化都市建築也不再只是說說。增加植栽在都市中的垂直範圍,吸收二氧化碳及空污的懸浮粒子,為未來都市規劃的綠化典範。

+
垂直森林 Bosco Verticale【來源:Modlar】

丹麥腳踏車高速公路 Cycle Superhighway

丹麥是一個眾所皆知的腳踏車友善國家,數十年以來腳踏車已是生活的一部分。1973年,石油危機重挫整個國家的工業發展,而促使了1980到1990騎乘腳踏車人口的成長。儘管如此,腳踏車平均里程年年降低。一般人認為,腳踏車的普及程度在幾個大城市中是成長的,但對於郊區及鄉鎮而言是下滑的。當需要跨城市或區域的時候,腳踏車相較於汽車更是處於劣勢。也因此才有「丹麥腳踏車高速公路」的想法,希望營造一個更安全、更便利、距離更長的環境,來鼓勵更多人延續這種交通方式。至2019年的統計,腳踏車高速公路總共跨越27個不同的城市,總長度大約750公里,並且包含45條的主要路線。

說回到都市規劃的角度,「腳踏車高速公路」為一個新形態的公共工程。除了部分路段建起專屬的高架腳踏車公路,其在標誌、路權、停車、路線等規劃上,也同時受到高度重視。報導研究指出,通勤族若以火車的交通方式,平均里程為12公里;以使用腳踏車高速公路的交通方式,平均里程則為11公里。由此可見,在路線上,腳踏車更能有彈性的結合在公車及火車的路線上,且透過完善的整體規劃,還可避免有繞路的情形。

+
丹麥腳踏車高速公路 Cycle Superhighway【來源:Supercykelstier】
+
丹麥腳踏車高速公路 Cycle Superhighway【來源:Supercykelstier】

參考資料 | Why Buildings Will Save The World – The B1M
     |Cycle superhighways in Denmark’s Capital Region – Civitas Handshake
     |Bicycle Superhighways in Copenhagen Capital Region – Mikael Colville – Andersen
     |Cycle superhighways – Supercykelstier
     |Copenhagen has taken bicycle commuting to a whole new level
     |建築大師設計解構!Stefano Boeri 名作:垂直森林 Bosco Verticale – HYPEBEAST
     |垂直森林-Bosco Verticale – Arup 鄭長芳